相关文章

乌镇戏剧节是碗精神鸡汤?黄磊:明星仅是过客|新闻中心|中国常州网 ...

    荷兰克鲁斯剧团《恐龙部队》高跷巡游

    川剧《滚灯》

    风轻雨斜、云蒸雾绕的乌镇,昨晚在“千丝万缕”中送别了第四届乌镇戏剧节。街头剧场满眼萧萧、聚散依依,不用苦苦等待,明年的此时,第五届戏剧节的艺术总监将交到田沁鑫的手中,而卸任的孟京辉不会雨落无痕,初创功臣赖声川也依然守候,发起人黄磊则永远都在……田沁鑫用“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来形容此刻的戏剧节,“前四届做得太漂亮,第五届是周年,我要尽力把五周年的礼物献给乌镇,继续戏剧朝圣。”她随之宣布了第五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时间是2017年10月19日,主题是“明”。四年来,这里的“过客”逐年增多,今年,林兆华、濮存昕、刘恒、宋春丽、杨澜、陈小艺、海清等人皆在此留下足迹,而昨晚,所有人共同举杯,潜台词便是:乌镇这碗戏剧鸡汤,我干了,你随意……

    昨天下午5点,孟京辉回到自己位于乌镇的工作室,即将卸任艺术总监的他大喊一声“终于结束了”,97.6%的售票率也创下历届之最。虽然连续两届担任艺术总监,舆论中也不乏孟氏痕迹强烈的说法,但孟京辉却说,“其实我们一直不太强调谁是艺术总监,更多的是团队对戏剧节的呵护,戏剧节就像一个不断成长的孩子,每个人都去呵护它,它也有很大的上升空间。20年后,谁也记不住某届的艺术总监是谁,留下的只是艺术节的整体质感。对于乌镇戏剧节来说,细节和体验才是最重要的。”

    在孟京辉看来,“乌镇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们这些人回到北京都是各忙各的,每个人身上也都有各自的元素,只有在这里才会抛去私人的想法,也不需互相磨合和容忍,完全出乎意料地为了一件事去工作。”

    乌镇戏剧节、北京“青戏节”、深圳当代戏剧双年展、杭州国际戏剧节,一年之内挂帅四个质感各异的戏剧节,孟京辉称不仅没有透支完自己的资源,反而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四个戏剧节中,乌镇的质感最强烈。我也听到有人说今年的戏给人印象深刻的不多,但我的感觉恰恰相反,很多戏都是相对重口味的,但又不乏深情、凝练和耐人回味的作品。”

    黄磊:明星仅是戏剧节过客

    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总监制黄磊一直被视作乌镇戏剧节的造梦者,如今四届戏剧节曲终,但他仍称自己不是真正的戏剧中人。

    对于艺术总监的更替,黄磊有自己的解释,“我们一直都是大家提议、大家决策,所谓艺术总监轮换制只是为了多元和国际的概念,所以我一直认为无论谁是艺术总监都无所谓个人的痕迹,乌镇戏剧节是一个3700人共同完成的事,否则只会让戏剧节走入窄胡同。”

    在他看来,“这里不只是看戏,而是一种文化选择,透过一个戏剧节传递的是古镇的担当。今天上午孟京辉说了一句话我很感动,‘乌镇戏剧节和我血肉相连,我将一生为此贡献。’我们几个人之间没有合约,赖老师也说这是一个君子协定,是我们大家一起来做一件我们共同相信的事。”

    前天看“青赛”中的一个戏《嘎玛》时,黄磊被触动到泪流满面,“我当时就问他们,想不想看看乌镇戏剧节的前世今生?我想只要我们这样执著地往前走,就一定能看到,或者100年后,我们一定能从这座东方古镇找到东方戏剧的位置,但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我们一路磕头过去。”

    在昨晚的闭幕式上,黄磊用“莫名其妙地醉了又醒了,莫名其妙地开始又结束”来形容乌镇戏剧节,“目前戏剧节的规模已基本固定,明年只会有一到两个新剧场投入使用。但以目前的规模,一个观众想要看到所有戏是不可能的,观众真的是有无从选择之感。试问,你可能在阿维尼翁看到所有的戏剧吗?所以我们就是要变提供套餐为自助餐,这样才是一个完美的戏剧节。”

    每年,黄磊都会以自己的人脉请来明星嘉宾,但他们似乎只是乌镇的过客,很少有人能够留下来助戏剧节一臂之力,对此黄磊并不着急。“戏剧节不是属于明星的,是属于普罗大众的。戏剧节本身就是明星,所以它不需要明星,每年来这里对我而言就是夯实我的信仰。”

    作为非营利的戏剧节,一直谨慎地面对赞助者,“但明年我们在考虑是否可以有与戏剧节品牌对等又不破坏戏剧节品质的赞助商进入。另外,我们正策划一个青年戏剧基金,而我也会是第一批投入真金白银的赞助者。”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